|
火狐体育全站客户服务热线:
火狐体育官网首页
火狐体育官网首页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火狐体育官网首页

水稻为什么要长在水里

来源:火狐体育官网首页 作者:火狐体育全站 时间:2022-08-13
【字号:

  水稻田里有水,但这不是因为水稻有多喜欢水,就像“学生”里有学,但未必是因为喜欢学。

  水稻(Oryza)是一种草,也是全世界一半人的能量来源,全世界90%的大米在亚洲被吃掉。

  既然是水稻,而且从小到大看到的稻田似乎总是有水,很多人想当然地认为水稻是喜欢水的水生植物。其实不是的,水稻被灌水主要原因是为了杂草。干,读第四声。

  根据国际粮农组织(FAO),水稻是唯一一种可以在泡在水里的情况下还能存活的谷类作物,给稻田灌水是重要的除草方式,可以避免杂草滋生和除草剂的使用。国际水稻研究所(IRRI)也表示,漫灌法是控制稻田杂草的最好办法。

  稗草(barnyardgrass)、异花莎草(smallflower umbrellaplant)等杂草都是喜欢和水稻扎堆玩耍的杂草,完全不在乎社交距离。如果不及时除草,水稻由于杂草的竞争就会长不帅。杂草有多可怕呢,每平方米只要有10株杂草,水稻的产量就会下降25%。而且,杂草的种子如果和稻米混在一起,就会影响稻米的品质和价格。

  虽然这些长期跟着水稻混的杂草或多或少对浅水有一定适应性,但谁也没有水稻这样能适应漫灌。所以人类早就摸索出了水田种水稻的方法。

  是这样的,受到菲克第一定律的支配,水中的扩散系数比空气要小1万倍,因此植物很难在水下呼吸。杂草的种子也需要氧气才能发芽,给它们灌灌水,就能把它们扼杀在萌芽状态中。

  被水淹的一段时间里,水稻看起来很苍白疲软硬不起来。一般来说,水稻能忍受48小时的漫灌,然后要把水及时排干。等它们硬起来了,要重复几次漫灌。

  不同水稻品种能忍受的水深不同,通常稻田的水深在5厘米~20厘米。深水当然能淹死更强的杂草,但也会把水稻一起带着升天,所以农民需要掌握水深和野草数量之间微妙的平衡。

  稻米最早是9000年前在亚洲被驯化的。实际上,虽然人类很早就开始用漫灌法种植水稻,但对这种方法的原理的认识时间仅80年不到。

  20世纪40年代的二战期间,荷兰植物学家 MH Van Raalte 在爪哇(今印尼)的茂物植物园首次研究水稻忍受漫灌的性质。经过几十年的研究,科学家们终于发现了水稻的下面这些耐水技能。

  第二,泡水后,水稻会自发让根部的一些细胞死亡,形成通气组织(aerenchyma)。根部的通气组织和叶片联通,相当于吸管,让根部可以在水下自由畅快呼吸,通过这种方式把根留住。而秧苗能在缺氧的情况下也产生类似潜水呼吸管的胚芽鞘(coleoptile)。

  水稻的另一个技能是,当它们的叶子也泡了水以后,叶子表面能够吸住一层空气,这样叶片可以和水进行间接的气体交换。

  虽然植物也可以在短时间内进行厌氧呼吸,但是厌氧呼吸产生的有毒代谢废物乙醇会迅速累积,把植物醉死。但是,水稻的根对乙醇的耐受力很强,这样让它可以在长出通气组织前忍受一段时间的缺氧。

  当然,也有少数杂草,比如水毛花(roughseed bulrush)是和水稻一样的水货,能够忍受深水,所以它们是水稻除草剂的主要应用对象。

  驯服这样强的草,人类也是花了很大的功夫。你大概不晓得,人类直到现在还在和想要变野的水稻搏斗。

  吃过所谓的红米吧?这是一种特别的水稻品种吗?其实不是。红米就是野化的水稻(weedy rice),也就是想返祖的浪子。

  华盛顿大学路易斯分校的水稻学家 Kenneth Olsen 和同事于2013年发表的一项研究结果称,水稻曾经经历2次出世2次入世:先在非洲和亚洲分别独立被驯化,接着又在后来的一千年里经历了去驯化(de-domestication),也就是回归野性。

  是这样的,所有被驯化的动植物都会出现驯化综合征(domestication syndrome),对于水稻来说这主要是不会落粒(shattering)。

  水稻的祖先还是野货时,没成熟的种子会自动弹飞,那农民伯伯还怎么去收拾对吧?驯化后,种子会乖乖挂着直到成熟。

  另外,驯化后的水稻种子更大,发芽时也不会出现野货那样的休眠期,这样种子们可以一起发芽生长,一家人整整齐齐被收割。

  水稻野化的另一大特征就是外壳——行话叫颖壳的颜色变浅,这也和我们提到的红米有关。

  虽然非洲等地有些水稻的颖壳是彩色的,但大部分水稻的颖壳是卡其色的,放到田里看是金灿灿的。不过变野之后,颖壳就会黑化返祖,变成黑色或者红色等奇奇怪怪的颜色。

  一个著名的野化品种就是红米,它是亚洲水稻 Oryza sativa 受到野性召唤的结果。另外一种比较少见的野化品种是棕米,它是亚洲水稻亚种indica走了野路子后产生的。

  红米的颖壳黑粗硬,口感不如白米,而且产量比正牌水稻低很多。2005年发表在 Weed Science 上的一个研究报告发现,每平方米只要有25株红米,稻田的产量就会下降60%,因此红米被妥妥地贴上了“杂草”的标签。

  从基因上来说,野货和正牌差别不大,就像没法区分哪吒和娜扎一样,因此能让红米扑街的除草剂也会把我们原本想要的水稻带走。这也是红米可以嚣张横行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  Olsen 表示,被野货污染的稻田收成后,说好的白米其实变成了红米,所以许多农民没有办法也就拿出来卖了。好在红米的抗氧化剂花色素苷含量比较高,因此有很好的保健卖点。

  一个不幸的消息是,随着20世纪80年代开始的机械化种植的发展,野货浑水摸鱼的情况越来越严重,欧洲和巴西40%以上的稻田都有混进来的红米。

  这是因为,在过去使用人肉插秧机的时候,插秧机人工识别出野货时,可以手动找碴摘除。但是现在很多地方采用直播的方式种田,也是把种子直接撒在田里发芽生长。而野货和正牌小时候的长相十分相似、难以分辨,等到野货长大了,再跟它算账也就晚了。

  Olsen 表示:“对水稻来说,去驯化的野货是非常有攻击性的竞争者,它们在美国和全世界都在搞事情。一些地方的农民已经放弃种水稻,转而种这些野草化的品种了,因为它们被当作健康食品宣传。确实,红米富含抗氧化物,因为抗氧化物是植物的防御物质,但实际上它们本质就是杂草。”